字級:
性別映象 詳細資料
:::
影片名稱 決戰事業線 決戰事業線
導演 荳妮馬夏(Tonie Marshall)
發行公司(單位) 佳映
發行年分 2018 片長:106 分鐘
發行地 法國
主題分類 權力、決策與影響力,就業、經濟與福利
導讀標題 不戰而走?屢戰屢起,並肩而行:電影「決戰事業線」觀後感
導讀者 方念萱
導讀者單位 國立政治大學傳播學院
內容簡介

《決戰事業線》描述任職於法國大型能源公司的艾曼紐,在職場上表現優異、當仁不讓,縱橫在男性為主的事業體中。艾曼紐一路從基層工程師晉升,成為公司董事,前途大好。她被推薦成為接任巴黎上市集團的執行長人選,迅即成為公司中本欲掌權的男性的眼中釘。艾曼紐在專業上與私領域都因身為女性而橫遭挑戰、磨難,但她屢戰屢起,勇敢前行。

性別觀點

「決戰事業線」這影片非如片名所預示的步步驚心、高潮迭起,故事開始於女性日常。趕赴會場的路上,行走的艾曼紐貼耳聆聽的手機裡傳出的是罹病父親轉院的醫護通知、乍聞不知何人的情色語音。邊聽邊走,跨步出車站,冷不防艾曼紐被推擠開、揚長而去的路人狠撞了她一下,艾曼紐低頭一看,黑色絲襪被刮破了。她楞在原地,被走過她身旁的女性一把扶助,對著遠去的肇事者喊罵了兩句,艾曼紐這才回神,學著她也放聲叫罵起來,然後,兩人相視而笑。這個開場,是女性日日的決戰,她的事業不只侷限在一兩個會議室裡;她的事業、她的日常是一道地平線,上有老、下有小,低頭趕路,但是她就是會不時遇上認定她阻路的人,一把將她推開,然後,姊妹接住。這句點不是終結,這風景也未必就生成這般,但是電影開頭的白日一瞬,提醒了我們女性的生命經驗。「決戰事業線」以毫不刻板的敘事呈現了再尋常不過的女性經驗。

 

影片中有幾處值得觀影時留意、思考:

一、「她會唱反調,很好」對比「他肯聽話」:

艾曼紐在第一回被女權團體邀約、探詢其出馬競選意願時短暫提問,迅即起身表示需要再思考。邀約、詢問的女性在她離開之後,雖然喪氣,但是其中一位了然於心,說出「她會唱反調,很好。」反觀本在安提亞這大公司內部亟欲掌權的男性高層主管們論起可能被扶持而上的執行長人選,說的是「他肯聽話」。片中的艾曼紐可不是只在一開頭對邀約唱反調(其後接受),影片中,她在公司裡對於中國區銷售負責人、對於老闆對其晉升的位置等,在在都有她的意見與看法,但是就像影片中某一女性領導人物共聚的場合裡,女性強調「善意的管理」,「唱反調」或是總是直說己意的艾曼紐在片中展現的也同樣是善意的管理。也正是在這樣的框架底下,「反調」為的是同樣的目標,管理而讓人人分潤。影片後段,即使艾曼紐中了圈套,自己挺身扛起,停了愛將的職,知道真相之後心焦地趕赴致意,電影中艾曼紐所展現的對權力的運用與片中其他男性──甚至她的父親(父親自承之所以選擇教書是因為「是教室裡唯一的主宰」)──都截然不同。艾曼紐毫不懼怕掌權、她也不怕說出自己想要擁有權力,她最清楚的是掌握權力是為了做什麼。

 

二、「我這輩子都刻意不強調我是女人」:

艾曼紐在二度與女權團體的成員晤面時告以願意承擔、競選執行長,座中女性興致勃勃地獻策,告訴她現在要組織婦女後援會。艾曼紐喃喃了兩句,說出「這樣主打女性牌,真讓人火大」、「我這輩子都刻意不強調我是女人」,神傷溢於言表。這與她在第一次受邀見面,聽到對方邀約她參選40大企業首任女總裁時的反應相近。當時女權團體告以希望她赴任之後 「把握每次機會爭取女性權益」,艾曼紐立即表達「抱歉,我不是很相信所謂的『女性互助』」。導演編劇藉由這些片段成功勾勒了一位原本缺乏性平意識、篤信憑藉自己打拼就能在大企業立足而充分發揮的女性企業家的心情與想法;直到要參選的那一刻,艾曼紐對於自己要「站在女性的位置上」,還是十分彆扭、難堪。艾曼紐一開始不相信企業中據以對抗、顛覆父權的性別平權主張,或者說,影片開始,觀眾根本看不到女主角對於企業中的父權思維有什麼樣的觀察、思考、與感受,直到鏡頭轉到她一人先走進執委開會的會場,游目四顧牆上懸掛的企業領導者群像,照片裡的男性握手對視、成群站立,艾曼紐眼光所及,看到的都是企業歷史裡的男性領導人。不多時,男性執行委員蜂擁而入,鏡頭掃過開會期間環桌而坐的男人眉來眼去、交換心意,鏡頭帶到會議桌底著筆挺西裝褲、光鮮皮鞋的一雙雙男性雙腳。該場會議中男性對艾曼紐興高采烈所分享的業務進展面無表情、置若罔聞,艾曼紐這才發現會議桌面談、會後私議的林林總總,更有與中國區顧客餐敘之後大老闆在車上貌似說體己話,實則一手放上她的膝頭,言明要將她調往「更適合她」的人資部門,艾曼紐這才意識到這個結構;不是一個男人、不是一群男性,是這個男性「互助」、互相幫襯的結構。艾曼紐終於明白不是有能力的個人對上沒有能力、只有慾望的個人,而是她身處的結構。影片開始時女權團體的安蒂亞告訴她的「我們不要求你相信,這無關信仰,這與政治有關,他們有男性互助意識」,這時候,艾曼紐才想了起來。

       這不是艾曼紐一個人的偏見與錯誤。全球的職場裡不缺這樣的思考與案例,女性力爭上游,卻完全不願意他人將她的成就、努力與她的性別掛鉤。何以如此?因為社會上、職場裡、新聞媒體中充斥著對女性領導者不利的性別成見、刻板印象,為了強調自己不是刻板印象中的女性領導者,隻身的女性常常選擇的不是挑戰性別結構,而是刻意撇開自己的性別身份,一個勁地強調自己的專業與努力。執意罔顧性別身份並非無知,而是在這樣的結構下選擇了一種非性別的個人成功敘事。只是,一如影片描繪,艾曼紐知道她再怎麼努力,在會議桌上她就是其他人眼中的「那個女人」。艾曼紐覺醒了,於是起身行動。

 

2016年7月美國電信營運商Version宣布收購美國雅虎核心資產,當時的美國雅虎CEO美麗莎梅耶爾(Marissa Mayer)成了最後一任美國雅虎總裁。她接受《金融時報》採訪時就表示,她本來對於性別的問題,之前一直看得很淡,她以為科技界應該是沒有性別歧視的,但是事實上,梅耶爾表示一直有人因為她的性別而質疑她的能力。美國記者Emily Chang在2018年出版了《兄弟烏托邦:打破矽谷的兄弟俱樂部》《Brotopia: Breaking Up the Boys' Club of Silicon Valley》一書,分析了她口中還不算最糟糕(作者Emily Chang受訪時表示眾多人告訴她矽谷還不是最糟糕的;最糟糕的在華爾街)的美國矽谷科技公司父權結構的緣起、傳承、與日常操作。Chang受訪時表示美國太空總署與軍方單位早期都聘有不少女性程式設計人員,但是當科技產業起飛的時候,那些設計用以聘僱「適當」科技人員的「人格測試」中就出現「我不喜歡人」這讓應徵者勾選的試題──即令毫無科學根據,科技界咸信「不喜歡人」是優秀的程式設計師的特質。這道題目攬來了男性,刷掉了不少女性。

 

《決戰事業線》裡的艾曼紐咬牙不放鬆,在一路面對波梅的挑釁,她就以直球對決,毫不閃躲。這部電影展現了產業中女性領導人物的心緒與她在家庭、照養老小、公司、合縱連橫上各種行動的交作用,尤其是為了「把握每次機會,爭取女性權益」的女人們的合作。影片中並沒有能清楚交代法國法律規範上對於公私部門性別比例代表的規定。在台灣,近期新聞報導就指出金管會積極落實推動性別平等相關政策,其中一項就是促進上市櫃公司提升女性董事比率。依此採行的具體作法就是定期滾動檢討公司治理評鑑中有關董事會性別多元的指標。報導表示,「因此,可以預知女性董事未來將會很搶手。」就現況而言,根據金管會統計,2018年公開發行公司的董事合計16,937人,女性董事人數為2,327人,占比13.74%。當不少人提到女性董事、女性管理人的時候還總是強調「女性比較細心」,如本片《決戰事業線》所說的,無關女人特質。當電影裡外的世界,有一種生理性別性別被系統性、經年累月地排除在治理、決策、發聲、表意、引領團體大步向前的時候,需要確認的不是女人有什麼特質,而是這體制、法規、營運、文化,究竟出了什麼問題。除錯與校正,需要政策法規、需要雷厲風行。

動動腦
  1.  請在觀影之後訪問在公司、企業(科技、工程公司尤佳)任職的男性女性各一,請對方描述她熟悉的職場上男性女性的表現。進一步請其陳述對於男性女性如此表現的原因。你怎麼看待一般人的回應?
  2. 如果妳是影片開頭的阿蒂安和其他女權團體的女性朋友,妳會如何與艾曼紐溝通?會有所不同嗎?妳會如何經由對話,讓對方意識到結構使然?
參考資料

鄭功賢(2019)兩性平權當道 女性董事未來會很搶手。《財訊》,2019/6/12發佈。

上版日期 108-07-16
你或許也有興趣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