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級:
性別映象 詳細資料
:::
影片名稱 她的幸福壽司夢(East Side Sushi) 她的幸福壽司夢(East Side Sushi)
導演 安東尼‧盧塞羅(Anthony Lucero)
發行公司(單位) 采昌國際多媒體
發行年分 2017 片長:106 分鐘
發行地
主題分類 教育、文化與媒體
得獎紀錄 普雷斯科特電影節最佳劇情片、舊金山獨立電影節最佳劇情長片
導讀標題 東方與西方美食的相遇:多元種族文化中女性角色的挑戰與翻轉
導讀者 趙庭輝
導讀者單位 輔仁大學影像傳播學系副教授
內容簡介

當東方與西方美食相遇時,會迸發出什麼樣的火花?墨西哥裔單親媽媽胡安娜,帶著她的幸福壽司夢,在多元種族的美國移民社會中,挑戰與翻轉根深柢固的日本厭女情結傳統,獲得餐廳老板賞識成功站上壽司檯擔任壽司師傅,使得性別歧視徹底得到解放。也在維繫保留母國美食的堅持中,藉由墨西哥食材創新發明日本料理,隱喻種族平等的可能。本片以日本與墨西哥美食作為主要題材,呈現美不勝收的視覺饗宴。然而在看似輕鬆的故事情節裡,卻不斷衍生許多種族與性別的文化衝突,引發值得深思與討論的有趣議題。

性別觀點

精通墨西哥美食的單親媽媽胡安娜,照顧爸爸佩特羅和女兒莉蒂亞,分擔爸爸勞務而以水果推車在路邊擺攤販賣。只是被兩個黑人男性搶劫一整天辛苦所得導致頭部受傷,凸顯墨西哥裔女性移民的弱勢地位。無法獲得全職只能在健身房打工的胡安娜,因為啞鈴沒有擺好而被白人女性主管責罵,突顯即使同樣是女性,白人卻可以藉由種族優勢地位,歧視墨西哥移民。胡安娜發現日本「大阪」餐廳外的徵人公告,引起她注意的是色香味俱全與擺盤容器美感的日本料理。胡安娜主動應徵廚房助手,並說服爸爸改變她應該到墨西哥餐廳工作的想法。吉田太太在面試時強調通常廚房不雇用女人,因為她們力氣太小,然而胡安娜卻因很有自信而馬上被錄取。吉田太太對胡安娜的性別歧視源自日本傳統性別分工的意識型態,慢慢受到墨西哥裔女性移民挑戰與翻轉進而徹底解放。

胡安娜進入完全是男性工作場域的廚房,遇到一位比較沒有種族與性別偏見並幫她完成幸福壽司夢的主廚亞貴。他因為需要更多高麗菜絲—日本沙拉的主菜—而讓胡安娜代勞,並要她不用再洗碗盤而開始「備料」,私下啟發胡安娜成為日本壽司師傅的潛能。會說西班牙語的亞貴與胡安娜愈來愈親近,他教導胡安娜怎麼挑選新鮮的魚貨—日本料理的主角、如何使用筷子吃握壽司與生魚片、在壽司檯削小黃瓜,以及著重比例分配的壽司米與45度角的均勻分佈,這些都是日本壽司師傅的基本技能。

然而胡安娜並沒有完全依賴亞貴,她不斷自主學習。閱讀料理烹飪書籍、練習使用筷子、朗誦「大阪」餐廳的英日語菜單、暗地學習南韓裔師傅慶的逆紋切工法、看著亞貴如何做壽司卷,以及模仿亞貴做握壽司的手勢捏法。在亞貴遲到時幫他挑選新鮮魚貨,以逆紋切工法「備料」,讓他驚訝萬分。帶著不能賣的魚回家練習做握壽司,亞貴教導她做法的畫外音引領胡安娜持續練習。即使遭遇失敗,胡安娜愈挫愈勇,她決心成為日本壽司師傅。胡安娜發現壽司冠軍大賽,然而她知道自己還沒有能力參加。透過交叉剪接與鋼琴樂音,呈現胡安娜模仿亞貴與其他師傅做握壽司與壽司卷,隨著時間流逝和空間轉換,強調胡安娜廚藝一天天在進步中。她在壽司卷中放進香菜與墨西哥辣椒,並贏得女兒的胃口。

胡安娜的幸福壽司夢困難重重,她不斷面對異性戀父權體制的性別歧視。阻礙她的主要是餐廳老板吉田先生,在不知道胡安娜只是廚房助手的情況下,警告她必須在照燒雞肉中放進薑片玫瑰。另外,就是她的男性壽司師傅同事。胡安娜練習失敗而向他們求教,慶問胡安娜是否想要當壽司師傅,並與華裔的Robert大聲嘲笑,亞貴出聲阻止。慶以「女人的手太熱了,不能處理生魚肉」、Robert則是加上「香水味會影響風味」等厭女情結的語言羞辱胡安娜。

讓胡安娜有機會成為壽司師傅的是男性之間的內鬨,吉田先生在責罵Robert之後導致他的辭職。胡安娜運用這個缺乏人手的機會,主動向亞貴表示她可以站上壽司檯,因為她會做壽司卷和握壽司。亞貴勉強答應,只是怕影響味道她只能躲在貯藏室做。胡安娜的廚藝讓亞貴驚訝萬分,關店之後他向胡安娜鞠躬致敬,甚至說出「我甘拜下風」的敬語。胡安娜向亞貴堅定表示想要擔任壽司師傅的心願,亞貴認為吉田先生不會同意,而且她不是日本人。胡安娜爭辯慶是南韓人,而Robert則是華人。亞貴被迫說出真正原因在於胡安娜是一個「女人」,所以她不能站上壽司檯。胡安娜強調雖然自己是一個「女人」,但是亞貴很清楚知道她能做得跟任何男人一樣好,亞貴最後同意胡安娜的要求。這場爭辮相當精采,胡安娜成功挑戰種族與性別歧視,而且也翻轉自己成為壽司師傅的可能。

當胡安娜在貯藏室做好握壽司時,卻被吉田先生撞見並出言禁止,還將她完成的握壽司丟進垃圾桶。胡安娜上網尋找壽司師傅的工作機會,只是希望渺茫,她決定參加壽司冠軍大賽。在亞貴要求下,胡安娜勇敢站上壽司檯做料理。一位白人男性客人對胡安娜廚藝的讚美,讓吉田先生更想維持日本料理的「正統性」。他穿著壽司師傅制服,責罵亞貴忘恩負義,並霸氣站上壽司檯中央,展現小黃瓜雕花廚藝使得客人驚豔。

想要參加壽司冠軍大賽,胡安娜需要錄製做傳統壽司的影片並附上創作壽司的照片,她的獨創壽司卷必須完全原創,但是不能太偏離傳統。她向爸爸保證自己不是要放棄母國根源,而且家裡經濟壓力真的很大,爸爸轉變態度答應幫忙。胡安娜在墨西哥裔移民的「兄弟市場」購買食材,也到日本裔移民的「東京魚店」購買食材,她決定讓東西方美食相遇。不僅做好傳統的壽司卷與握壽司,而且獨創「馬雅太陽卷」壽司卷送給亞貴。

胡安娜看到吉田太太正在面試一位男性壽司師傅,她勇敢向吉田先生推薦自己應徵這個職缺。胡安娜爭辯知道她是「女人」,她不想改變這個事實。吉田先生的嚴厲拒絕,讓她轉向亞貴求助。吉田先生再以「正統」日本料理反駁,胡安娜說她做得很正統,而且還創新發明深受客人喜歡的「特別料理鰹魚卷」。吉田先生說日本人有自己的傳統,但是胡安娜強調這裡不是日本,並反駁他告訴壽司師傅女人「她們的手太熱,不能處理生魚」、「女人的香水會影響風味」等厭女情結的謬誤偏見。吉田先生問她究竟想要什麼,胡安娜說她只是想跟其他人一樣享有「平等」的機會。胡安娜在強烈表達抗議之後,脫下圍裙辭職走出餐廳。與上次和亞貴的爭辯比較起來,這場為自己爭取「平等」工作機會更是精采。胡安娜為所有女性在工作場域遭遇的不公平對待發聲,勇敢對抗異性戀父權體制的不合理壓迫。

辭職之後的胡安娜對成為師傅心灰意冷,失魂落魄的她到洗車廠工作。就在絕望之際,胡安娜收到壽司冠軍大賽的認證信獲得參賽資格。爸爸和女兒的鼓勵,還有會帶來好運的媽媽絲巾讓她重燃希望。亞貴接到她的電話之後來到她家慶賀,胡安娜穿著墨西哥傳統服飾並圍著媽媽絲巾迎接亞貴的到訪。亞貴將自己的碳鋼刀送給胡安娜,藉由爸爸與女兒的觀看鏡頭,暗示他們倆的眼神交會其實心生情愫。胡安娜請亞貴到餐車吃墨西哥菜,也帶他到水果推車享用墨西哥水果,教導他西班牙語菜單與水果發音,使得胡安娜與亞貴的情愫迅速生溫。

胡安娜參加壽司冠軍大賽並不順利,因為男性評審們質疑她的資格。勉強獲得參賽資格的她,又被參賽的男性壽司師傅以充滿性別歧視的語言羞辱。胡安娜在壽司卷與鮪魚握壽司中得到第二名,而黃瓜削皮速度競賽則是得到第一名,吉田先生終於將他的目光轉向亞貴在看的直播。在獨創壽司盤中,參賽者被指定使用帝王鮭食材。剪接胡安娜事後接受採訪時表示壽司「既美麗、美味又富有魔力」,她認為壽司能夠因應不同的地域和居民而產生變化。透過電影語言,暗示胡安娜的說法讓吉田先生非常感動。胡安娜使用墨西哥青辣椒代替海苔,創新發明「綠惡魔卷」,然而不小心犯下大忌,只有得到第二名,但是卻獲得吉田先生的肯定。

片尾是佩特羅、亞貴與莉蒂亞在「大阪」餐廳享用日本料理,而胡安娜則是穿著壽司師傅制服站上壽司檯,吉田先生成為她的座上賓。他點鮪魚肚握壽司與綠惡魔卷,並以冷清酒敬胡安娜,完全肯定她作為壽司師傅的工作能力。胡安娜憑著勇敢自主的獨立個性、奮發向上的學習精神,挑戰種族與性別歧視,在美國多元種族社會裡,徹底翻轉自己的命運。

動動腦

1.為什麼女性不能擔任日本壽司師傅?厭女情結的性別意識型態究竟是如何產生的?

2.在也是多元種族的台灣社會裡,作為女性的妳敢像胡安娜那樣挑戰與翻轉自己的命運嗎?

3.如果妳是單親媽媽,在生活或工作上遭遇最大的性別歧視是什麼?妳怎麼克服?

4.如果妳是新移民配偶,在生活或工作上遭遇最大的種族與性別歧視是什麼?妳怎麼克服?

參考資料

趙庭輝(2010)。《敘事電影與性別論述》。台北縣永和市:華藝數位。

楊士堤譯(2015)。《厭女:日本的女性嫌惡》。上野千鶴子著。台北市:聯合文學。

上版日期 107-11-14
你或許也有興趣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