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級:
性別映象 詳細資料
:::
影片名稱 超人特攻隊2 超人特攻隊2
導演 布萊德·博德
發行公司(單位) 華特迪士尼影業皮克斯動畫工作室
發行年分 2018 片長:118 分鐘
發行地 美國
主題分類 人口、婚姻與家庭
得獎紀錄 2018好萊塢音樂傳媒獎-原創音樂 - 動畫電影(提名) 英國學院兒童獎-長片(提名)
導讀標題 《超人特攻隊2》的「超能」在哪裡?
導讀者 王兆慶
導讀者單位 彭婉如基金會
內容簡介

2004年由皮克斯動畫工作室(Pixar Animation Studios)推出的電腦動畫電影《超人特攻隊》(The Incredibles),獲得巨大的票房成功。《超人特攻隊》讓觀眾津津樂道之處,不只是片中每位超級英雄如主角超能先生(Mr. Incredible)的超強巨力、女主角彈力女超人(Elastigirl)的超強延展彈力等「超能」展現,也不只是打擊罪犯、伸張正義的英雄主義實現。更妙的是,超級英雄們也有躲藏於公眾社會和媒體幕後的「私領域」,特別是他們的家庭關係。於是,我們可以用更貼近尋常人生的角度,看見超級英雄的生活情境。

 

《超人特攻隊》第一集中,政府就宣布了一項「超級英雄異地安置計畫」,規範英雄們不得以英雄身份現身於公眾場合。「超能力」,屬於違法情事!原名鮑伯(Bob)的超能先生遂脫下超人緊身裝,當起保險公司理賠員;太太彈力女超人巴荷莉(Helen)則育有巴小倩(Violet)、巴小飛(Dash)與小傑(Jack-Jack)三名兒女,一家人從此過著隱身市井的普通生活。第一集的最後,各自擁有不同超能力的一家人一齊大展身手、攜手對抗邪惡勢力,重新串起家人之間的羈絆,也讓超能先生重新認知到了自己心中珍惜的事物——除了公領域的個人事業,私領域的家人親情同等重要。

 

電影上映取得成功口碑後,全球觀眾對於續集的期待不絕於耳。導演布萊德.博德(Brad Bird)曾於受訪時表示,續集的推出必須有別於首集的故事主軸,否則形同無意義的複製創作。是以首集誕生後,歷經十四年,《超人特攻隊2》(Incredibles 2)於2018年上映。這一次,導演讓我們更深入看見超能英雄們的私領域挑戰——他們的家庭性別分工。

性別觀點

第二級開場片頭接續首集結尾,由身材矮小、鼬鼠外型的採礦大師(The Underminer)開著大型鑽頭車從地下竄出,來揭開故事序章。於是,超能一家換上相同款式的緊身超人裝束,卻留下一臉不情願的女兒巴小倩來照顧最小的幼兒弟弟。「為何是我!?」巴小倩在眾人奮勇作戰的英姿身後,如此生氣地大吼著。

 

接著,因為超能一家未能成功逮捕採礦大師,破壞城市街道的責任由超能一家承擔。這時候,神秘的企業總裁戴文森(Winston Deavor)適時出手相助。本來觀眾也許期待看到超能先生再次大展身手,沒想到文森欽點的主角竟是他的太太,彈力女超人巴荷莉!

 

超能先生對自己被視為「次等選擇」,一時難以接受。然而,此時彈力女超人回頭,向同樣身為女強人的文森妹妹戴艾芙琳(Evelyn Deavor)點頭致意、惺惺相惜。氣宇軒昂的模樣,彷彿公領域成就非凡的男性形象。

 

當晚超能夫妻兩人在家中討論,是否承接這難得的工作機會?問題是,但誰來照顧一家大小?鮑伯只好吃味地跳到床上,賭氣悶聲說:「我也可以帶小孩!」此時,能夠雙手舉起火車頭的超能先生,頓時變成處理家庭瑣事的「配角」。

 

一般認為男主外、女主內,超能先生與彈力女超人卻發生家庭性別分工的互換,於是也點燃了彼此信任關係的挑戰。

 

像是一次先生正要開口說出剛目睹小傑的首次超能秀,電話另一頭的妻子,反應卻是緊張得就要趕回家,因此先生惱羞了起來:「難道妳認為我不行嗎!?」她才改口安撫丈夫,詢問有什麼地方需要幫忙的。畢竟,對超能先生來說,「家務瑣事」只是洗洗衣服、帶帶小孩,有什麼困難?

 

而彈力女超人興奮向丈夫分享一天工作表現受到眾人肯定的成就後,雖然溫柔道謝「有你在家支持,我才能做到」,這一段畫面的尾聲,卻是先生抱著生活一團混亂、昏睡了的兒女們,暗夜裡走上樓梯的失意、黯淡背影。

 

Nancy Fraser(1994)曾經用兩個原則來詮釋所謂的「性別平等」——非邊緣化原則(Anti-marginalization)、非男性中心原則(Anti-androcentrism)。非邊緣化原則的意思是,要促進女性全面參與公共領域,包括工作、職場、公民政治,而非把女性留在私人家庭領域中。非男性中心原則則強調,不能一味用男人的文化價值來要求女人,也要提升女性文化(包括生育、養育、照顧老小)的評價。簡單的說,第二個原則,有些倒過來補充第一個原則的意思。意即在男、女、公、私四個概念範疇之間,要讓女人有私、也有公;但又絕對不是貶抑私、獨尊公。

 

超能先生與彈力女超人的故事情節正好反映了,要同時實現這兩個原則,在當代人類文明(超人也一樣)之中可能有多麼困難。

 

超能先生的女兒失戀鬧脾氣、兒子有數學作業要寫,還有一位需要時刻緊盯的幼兒,外加買錯電池、白色與紅色衣服誤洗、忘了買雞蛋……。超能先生缺乏家務經驗、所以左支右絀是一回事,但更重要的是,他(以及大多數的觀眾們),壓根就不認為這些「家務瑣事」的價值,可以跟彈力女超人在外工作、拯救世界的成就可以等量齊觀!

 

換句話說,Fraser(1994)的非邊緣化原則,因為社會需求而得到實現了——彈力女超人有了很棒的工作機會。但是非男性中心原則,超能先生和觀眾們未必完全買單。

 

當社會逐漸接受女性不只是支持家庭的角色,也可以搖身一變成為在公領域接受眾人掌聲的大明星時,過去拋頭露面慣了的男性(甚至男性英雄),如何在回歸家庭的過程中,重新辨認出私領域的價值感?

 

這是《超人特攻隊2》最為衝突與深刻的性別觀點。

 

Nancy Fraser(1994)的作品主張,最理想的性別平等社會不是公領域、私領域完全二分的社會,而是兩者融合的社會。在那裡,每個人有自己的職場工作、都是公民,也同時都是照顧老幼的人。所以大家的工作時間不會那麼長、那麼操;照顧家人也不會完全自己來、可以稍微依賴一些「外包服務」(例如保母、看護)。於是,沒有人會完全綁在職場,也沒有人會完全綁在家庭。不分男女,人人都結合工作與家庭。

 

其中,最關鍵的是男性的轉變。理想社會的男性,不會再躲避家庭照顧責任,不會只讓女人自己(為了兼顧工作和家庭)蠟燭兩頭燒。而《超人特攻隊2》的性別意義,就是指出當代社會與Nancy Fraser「理想社會」的距離。如果男性不能接受、認同「瑣碎的家務勞動」,這段距離就永遠無法輕易彌平。

 

當然,這部動畫片不是性別教科書,而是「英雄動作片+家庭喜劇」,所以電影本身並未對上述問題給予解答。不過當我們看到電影最後的危機關頭,彈力女超人自己欲隻身前去阻止反派、但感到猶豫不決,抱著小傑的巴小倩卻已不再是本片開場那位尖聲抱怨的女孩;她一轉嚴肅模樣,正聲對著母親說:「妳去吧,我們沒問題的!」她鼓勵母親勇往直前,實現英雄任務,並理性地對爸爸說明,自己才是留在原地照顧弱勢(小傑)的最佳候選人。這就給了觀眾一個反思的契機——性別平等的開展,也許不在權力的爭奪,而在我們是否願意在每一個關鍵時刻,重新檢視社會角色的合理性,並願意不分性別、打破既定印象、理性分配彼此的社會任務。

 

如此一來,我們才有真正的團隊、真正的分工合作,進而解決世界危機。而這才是真正的「超能」。

動動腦

1.您覺得職場工作(公領域)和家務勞動(私領域),在社會的眼光之中,有無尊卑之分?為什麼有?

 

2.當代已開發國家,多數已經是男女皆有工作的社會,不再是傳統的男主外、女主內社會。但是當代社會跟Nancy Fraser說的「性別平等理想社會」,可能還是不太一樣。您覺得,差別在哪裡?如何弭平這種差距?

參考資料

Fraser, N. (1994) After the Family Wage. Gender Equity and the Welfare State. Political Theory, 22 (4), pp. 591-618.

上版日期 108-07-08
你或許也有興趣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