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級:
悅讀性平 詳細資料
:::
書名 中年打工族:為什麼努力工作,卻依然貧困?日本社會棄之不顧的失業潮世代
作者 小林美希
出版社 時報出版
出版日期 109-05-19
主題分類 就業、經濟與福利
國圖連結 查詢國圖資源
導讀標題 從《中年打工族》思考中高齡就業挑戰所在
導讀者 蔡淯鈴
導讀者單位 得人資源整合有限公司
看前想一想

1.您對派遣工作的印象如何? 這些印象從何而來?
2.您怎麼看待中高齡就業、婦女二度就業這些議題? 您覺得挑戰何在?

內容簡介

作者簡介
《中年打工族》一書作者小林美希女士,是日本的勞動記者,將雇用問題做為終身研究課題。她深入第一線,深究社會議題的成因及困境。本身為女性,她從婦女的工作處境出發,她也關心婦女的家庭處境,把勞動職場的困境跟日本的晚婚晚育、少子化、公共托育不足社會現象並列,有一個整體性的視野及體制反思、文化反思。在雇用議題上,她除了就業冰河期的總體性雇用、派遣問題之外,她還十分熟悉托育跟長照領域的情況(這兩個以女性同仁為主的職場)。近年來,她以專書方式,在她的報導性著作裡一一探討派遣、雇用、家庭議題。可惜她的許多著作尚未被翻成中文。
 
這本《中年打工族》是她對在就業冰河期出社會,一路以派遣方式工作者,到了中年在工作、婚姻、育兒困境的整合性描繪,說明他們落入物質貧窮、情感貧窮、自我價值低落的整體脈絡;在是否懷孕、後續托兒上的掙扎。作者以個案方式,讓讀者進入這些人的人生故事。他們的年薪多在一百到三百萬日圓之間。

 

各章素描
這本書的第一章,關注已步入中年的派遣員工,以時薪制計薪,在勞動現場的長工時、無保障、疲憊、無法成家,或是成家之後在工作、家庭兩頭燒的苦境。作者按章節呈現各產業的狀況,零售業、農業、長期照護...等。
 
第二章,聚焦在女性職場議題:在派遣員工身上,顯性及隱性的懷孕歧視、懷孕解雇、母性保護措施不足、孕婦夜間輪班、無法體諒孕期不適的組織文化,對女性所造成的身心靈傷害。甚至造成女性在媽媽角色上的心靈痛苦,以及無法好好照顧子女。
 
第三章,以五個案例故事,來呈現日本地方政府、友善中小企業的努力。以深入淺出的方式,來報導他們的經營理念、具體做法。公司如何照顧員工,經營成效跟創業做法,公司對未來營運成長的期待、以及對照顧員工的自我承諾等。
 
第四章,在前三章的脈絡下,作者探討出路何在,分別從企業經營者及政治人物的呼籲切入。作者呼籲推動雇用正職員工的機制,並強調這些中年打工族的痛苦不只是他們個人的,也是整個社會的。

 

日本的困境
在本書中,過多的中年打工族人口,與當今日本低薪困境、未來社會崩壞是雞與蛋的問題。中年打工族在工作上不安定、未被訓練;在家庭上沒有資源跟能力,整個人生是絕望的。他們無法在工作上創造更高的附加價值,而企業一味地透過降低人力成本來存活,對營運成長、知識累積跟創新發展都沒有幫助、甚至有害。企業無法成長,就無法給員工好的待遇;而無法給員工好的待遇,企業沒有人才競爭力,就無法成長。
 
從國家的角度來看,這些生產力不足、無法持續成長的百姓,無法帶動民間消費、促進經濟成長。而他們在老後,也無力負擔自己的長照所需花費,國家反而要用更少的生產力來養育更多的長照需求人口。當務之急,是趁他們還年輕力壯時,幫助他們重新在工作上獲得收獲跟尊嚴,有好的人生發展。但說起來容易,做起來並不簡單。有很大的就業困難,願意雇用中年打工族的企業,多是貪圖政府的一時雇用獎勵金,而不是長遠真的想雇用他們。
 
作者相信,要改善日本在職場及家庭的困境,需要轉化產業結構創造附加價值。日本勞工團體建議「家長一人,小孩一人」的家庭,最低生活費用需要的年收入應達到420萬日圓的水準。政府的目標應該是打造一個不論正值或非正職,年收入都是四百到五百萬日圓的社會。承諾持續發展的經濟及社會,才能成為全民安定的基石。

性別觀點

這本書很重要,但它不容易寫,也不容易讀。作者在後記裡講到,她從規畫到寫出來,花了三年;因為這一路的成書歷程太過絕望,直到後來找到希望,她才有更大的動力完成它。對讀者來說,要一一看過去這些痛苦,心裡並不好受。困難如此真實,我們能做什麼?
 
這本書的貢獻在於,作者直接面對這些困難,並且詳實紀錄。從個案故事出發,寫實地描述他們的心聲與掙扎,讓讀者看清楚故事主角的人生發展脈絡,對他們有處境有完整認識。

 

日本派遣實務隱含階級差異對待
在日本跟台灣不同,派遣不只是一種雇用型式,它隱含著階級差異:正職是有做人尊嚴的、被保護的、有專業的、是公司的一份子;派遣只是完成任務者、沒有專業、對待他們的方式像是有人形的機器、能工作發揮效用即可、無須理會他們的人性需求、他們跟公司無關。這個階級差異,殺傷力非常大,它把人們分成兩半:正職的是有價值的,非正職的是沒有價值的。正職的要謹慎對待,非正職的毋須在意。這種階級差異,成為職場上的明規則、潛規則,它塑造了正職員工跟非正職員工的互動,決定了正職員工怎麼看人,以及派遣員工怎麼看自己的人生,這造成許多弱弱相殘的悲劇,造成許多正職員工虐待、不尊重派遣員工的悲劇。它的殺傷力之大,超過我們所能想像;這是對一個人尊嚴、自信、熱情、能力、對未來的盼望、甚至對人生活著意義的最大傷害。
 
日本的派遣制度,就像中國的戶籍制度,把社會分成兩半;造成許多的人性扭曲。而事實上,公司並沒有從當中獲得真正的好處。當一個公司透過奴役最基層的員工來獲利時,辦公室文化沒有向上動力,只有更多的控制跟要求;這種公司的生產力是低落的。大家都長工時,低價賣產品,每天都疲憊,只是求存活,沒有未來感,無法創新或是升級。

 

日本中年派遣族的困境
而一出社會就在這種環境下工作的年輕人,無法累積專業經驗跟熱情,只是出賣時間苦勞;多年長久下來,當他們步入中年時,有的更多是疲憊跟低落,有的是自我壓抑,他們沒有與年歲對應的通達跟溝通能力,也不知如何善用資源、解決問題,歲月在他們裡的確留下痕跡。人們說的難搞同事、服務現場的奧客、拿法條來跟公司對幹的偏執同仁,當中有很大一部分是因為他們過去受了傷,傷疤跟痛都還在。雖說情、理、法,但他們對情、理都無法信任,更傾向用法來做絕對主張。而在日本的社會裡,由於心理上的階級差異,縱使有法律保護,有很多派遣員工連主張法律權利的自信都沒有,落在民主社會裡的為奴痛苦。
 
這樣的社會結構,對男性不利,對女性更不利。由於文化因素,女性更傾向自我貶抑與退縮,在一個沒有公義的職場裡,被苦待也無法反抗。而這樣的環境,比起人人平等的職場,更容易發生性霸凌性騷擾。在人權不足的地方,性別不平等的程度更嚴重。
 
台灣不像日本,派遣制度並未造成社會公認的階級差異、並且無法翻身逃脫。在台灣,派遣只是雇主的差異,而不是像日本的苦待勞工根據,並且派遣者有機會轉換到正職的工作。但是,在本書中所指出的種種現象,值得做我們的參考。

 

台灣的中高齡就業挑戰
在台灣,當我們在討論中高齡就業、二度就業婦女就業時,多以當前年齡、中斷職涯的事實來做為議題名稱。事實上,他們的年齡、中斷年數並不是他們困境的原因,我們是被誤導了。
 
中高齡的弱勢,主要來自幾個方面:
1.    他/她的工作能力跟目標職場所需並不相稱。這不只包括專業技能不相稱,還包括自我覺察、溝通能力、資源運用的能力。
2.    他/她過去人生的痕跡,影響了這個人的價值觀、工作態度;跟一張白紙的年輕人不同。比較容易自以為是,有自己的看法
3.    他/她同時有工作角色跟家庭角色,不免會有蠟燭兩頭燒的壓力,需要組織更多同理跟彈性。
4.    對女性而言,社會期待跟自我價值觀形塑,在上述1、2、3都更困難。所以中斷職涯女性要重回職場,難度與中高齡不相上下。

 

再思中高齡就業協助
目前政府機構在就業協助上,多聚焦在專業能力訓練、履歷面談、職涯興趣的協助;這些對一張白紙的年輕人有效,但對於生命已有正負面積累的中年人來說,並不足夠。特別是對一再求職不順而自覺弱勢無助的人:就像老屋需要大掃除大整理、設計師規畫、裝潢粉刷新傢俱,才能夠有新氣象來展現老屋的味道,這些中年人的人生都需要大整理,才能重新開始。
 
我們政府目前對於身心障礙者,以「勞動力重建」的角度來提供就業服務。在知識經濟時代,對於有前述1234困難的人,我們也應以勞動力重建的眼光來協助:心理層面重建、自我覺察能力重建、溝通能力重建、職場及生活資源運用能力重建。
 
而這些課程,無法像現行方式,以課程講演方式進行,而應是以支持團體、工作坊、一對一職涯教練輔導的方式來細緻處理,啟發當事人並賦能。老屋修繕需要細膩,中年人再出發也需要細膩;在細膩的打磨擦亮中,才能辨識出歲月的味道與價值。讓人抓緊的拳頭慢慢鬆開,對自己感到自在,能夠肯定、欣賞自己。這樣的人,在職場上才有辦法與人好好共事。

 

帶有性別觀點的人生反思
在這些課程裡,不可少的,是帶有性別主題的支持團體,讓每一位參與者有機會回看自己生命經驗中性別不平等的記憶,自我原諒與接納,才能有一個新的態度在職場裡做向上溝通、自我管理。
 
我們國家目前只聚焦在專業能力訓練、履歷面談、職涯興趣的做法應該要被改變。我們應該要直接面對這些中年人的人生處境,規畫更細緻的協助,重建他們的能力,而不是像日本一樣,用僱用獎助金當誘因,把受傷的人送到企業裡,讓有愛心的企業在一再被傷之後,也不願意繼續伸出援手了。

 

中高齡就業,對個人跟社會都重要
日本的經驗故事,令人悲傷,但卻是對台灣的提醒。我們看到,在一個社會裡,沒有人是孤獨存活的,每個人都息息相關。國家有責任創造一個環境:讓每個有工作意願跟能力的人,能夠找到合適工作,持續成長,讓這個人的生產力產出,跟他的年齡成熟度、家庭生活需要是相稱的。每個人扛自己的擔子,並且逐漸成長。
 
若這樣的環境沒辦法被創造出來,中年失業,不只是對個人人生的打擊、對這個家庭的打擊,未來他們老了之後,也會是社會不可承受之重。社會用更少的工作者人數,來供養在心理上或專業上生產力拉不起來的人,將是整個社會的悲劇損失。我們需要更積極的行動來促進中高齡就業,給人力量。
(以上內容僅為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機關立場。)

看完動動腦

1.你身邊有面臨中高齡就業的人嗎?看完這篇文章之後,你覺得可以怎麼關懷他?
2.年輕時遭遇性別不平等對待的成長經驗,會怎麼影響一個人的職涯選擇或是家庭經營?若是你有聽過相關故事,請分享。

關鍵字詞 #派遣 #職涯 #中高齡就業 #女性二度就業
參考資料

小林美希 《有恨意但不離婚的妻子們》,中信出版社(簡)
小林美希 《不讓生育的社會》,上海譯文出版社(簡)

上版日期 111-09-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