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級:
性別映象 詳細資料
:::
影片名稱 南丁格爾 (A Bittersweet Dilemma)
導演 楊朝鈞
發行公司(單位)
發行年分 2019 片長:48 分鐘
發行地 臺灣 級別:普遍級
主題分類 就業、經濟與福利
得獎紀錄 *第一部台灣護理職場紀錄片 *榮獲國內外九項大獎提名、五項得獎肯定 *受邀為 2019台北勞工影展 正式片單
導讀標題 因為妳是「女」護理師
導讀者 黃淑玲
導讀者單位 國防醫學院通識教育中心
內容簡介

《南丁格爾》是一部臺灣護理職場紀錄片,導演楊朝鈞,為現職醫院住院醫師,歷經三年訪談現職/離職護理師、護理學院教授、護理師公會等多元角度,探究第一線的護理師所處現今不夠友善的醫護環境,其身心狀況如何被殘害。

性別觀點

臺灣早在1998年就有女性主義學者劉仲冬開始從性別觀點探討護理人員的權益;到了2003年起因SARS疫情引爆社會關心護理師的倫理、專業、職場權利等問題(盧孳豔2003;黃芷芊2005;成令方2011)。然而這些關懷護理師權益的人都是護理界或是性別研究的學者,而這部紀錄片最特別的地方:導演是醫師,由在醫療職場上與護理師關係最為緊密,且位階在大眾心目中較高的工作夥伴—醫師—來關心護理師的權益問題,比護理師自己嘶吼爭取權益更能得到社會大眾的注意;而且此紀錄片也得到國內外大獎肯定,讓更多人關注到醫療環境對醫護人員的不友善。

 

本片提出醫護人員面臨不友善醫療環境中的困境—超時工作、健康受損、日夜班交錯、難以兼顧家庭、專業不受尊重以及護病衝突頻繁;本文歸納為三種—工作繁重、難以兼顧家庭、護理專業不被尊重,這三種困境在在與性別大有關係。以下從性別觀點深入解析這三種困境,讓民眾進一步理解電影中提到的許多問題都存在「性別不平等」的現象。

 

工作繁重—因為妳是女性

 

ㄧ般媒體報導臺灣護理師嚴重不足是因為護理工作負擔重又要輪三班,日夜班交錯造成健康受損,致使護理界留不住人,這些現象和影片中所提到的是一樣。然而,護理師的工作繁重,除了以上因素之外,還有ㄧ個重要因素,是片中沒提起,卻時時出現—所有被訪談的護理師或相關人員全都是「女性」。

 

現實裡,有越來越多的男性護理師,依據衛福部的統計,2011年男性護理師有1,600多位,2016年突破3,000人,2019年5月已突破5,000人,然而這樣數量的男性護理師比例僅占3%。ㄧ般臺灣民眾大都存有醫院照顧病患的護理師就是女性的刻板印象,進了醫院看見100個護理師裡就有97個是女性,使得刻板印象很難被改變。2010年臺灣護理界發起正名運動「不要叫我『小姐』或『護士小姐』,請稱呼我『護理師』、或者『護師』也可以」,然而這也只是讓民眾將「護士小姐」的稱呼變成「護理師小姐」。

 

ㄧ般民眾刻板印象認為女性比男性會照顧人,而護理師是女性,應該照顧病人所有大小事情,影片中病患家屬理直氣壯要求護理師要幫忙患者換尿布、餵藥;加上消費者為尊的商業、服務業觀念進入醫療體系,讓護病關係產生變化,病患家屬對護理師更加有恃無恐地要求服務品項。可見,護理師的工作繁重不只是專業工作項目負荷重,還有來自病患/家屬對於女性醫護人員不合理的期待與要求所造成的身心負荷。

 

難以兼顧家庭—因為妳是女性

 

本片中有ㄧ段訪談因生小孩而離職的一位護理師,讓人印象深刻的是,那是個普通家庭的場景,媽媽受訪,ㄧ旁小女孩有父親照護她。想當然爾這位父親應該沒有被要求要離職照顧孩子。筆者在2018年研究臺北市政府性別主流化在醫療健康推動狀況,至今印象極深,ㄧ位資深管理級護理師受訪時表示護理師資深的很資深,資淺的很資淺,她們少掉的是中間代,5-10年,跑去生孩子了,「我們護理師一生孩子就六親不認,妳以前培養她的這些都不重要了。中間代很多拿育嬰假了。」

 

「一生孩子就六親不認」?其實這不只女性護理師,而是臺灣所有已婚職業婦女都會面臨的問題。根據2016年行政院主計總處公布「婦女婚育與就業調查」,15歲至64歲已婚女性,曾因結婚離職的比率為29.92%,結婚離職後的復職率為51.1%;等於說三成已婚的女性因為結婚而離開職場,若干年後復職的只有一半,也可說半數女性因結婚從此退出職場。這是性別的議題,女性一結婚或是一生孩子就離職是社會對已婚女性角色的期待,更是許多女性對母職的自我要求「孩子的童年只有一次」。「一生孩子就六親不認」不只是臺灣婦女的困境,2019年ㄧ部全球票房頗佳的韓國電影《82年生的金智英》,改編自同名書籍,描述平凡的30歲女性,結婚生子而被迫離開職場而罹患憂鬱症。

 

影片中一位女性護理師說出輪值生涯的窘境—白班是沒有錢的人生、小夜班是沒有朋友的人生、大夜班是沒有健康的人生。因此對於女性護理師而言,若選擇結婚生子,因輪班制比其他行業的婦女更無法兼顧養育孩子的責任,自然得拋下多年職場培養的專業回歸到家庭養兒育女。筆者訪談的資深管理級護理師又說:「女性會因為家庭責任受影響,男性護理師不會受影響,男性將這職業當成志業…。因為護理工作是24小時的工作,妳有小孩之後,家人會要求她要照顧小孩,她就必須去找一個可以照顧到小孩的工作。」,可見,女護理師難以兼顧家庭,不是因為妳是護理師,而是因為妳是「女性」。

 

護理專業不被尊重—因為妳是女性

 

影片中一位護理師說:「喜歡照顧病人,但不喜歡這環境。」護理師所面臨的醫療環境除了工作繁重之外,讓人最難以忍受的是「護理專業不被尊重」。影片中有兩幕提到病患/家屬重視醫師、輕視護理師。第一幕是在病房中,病患家屬對護理師頤指氣使,等到醫師來巡房,立馬變笑臉並拿出禮盒送給醫師,請醫師幫忙安排檢查,醫師亦笑臉收下說會安排病患做檢查。另一幕是一位母親陪伴小孩住院,看見護理師,母親對孩子說:「書讀不好才做護理師。」這位護理師不堪受辱,隔天就離職。影片中一位受訪的護理師也提到,她也是和醫生一樣就學護理專業七年,卻無法像醫生一樣受到敬重。

 

病患/家屬重醫師卻輕視護理師,除了工作的權力位階不同之外,主要是觀念的不平等,認為護理師只是照顧病患不需要太多專業知識,而醫師是要救人醫術很重要。賴其萬(2011)醫師投書呼籲〈對護理人員應有的尊重〉,他說在美國行醫20年,看到的是「充滿自信的護理人員在醫護之間彼此尊重對方的專業下,進行理想的病人照顧。」歸國服務看到臺灣病患和家屬重視醫生而輕視護理師的現象感到訝異。他認為是因為病患/家屬「以為幫忙病人的是『醫生大人』,但卻不知道如果沒有護理人員的警覺、照護、溝通、關懷與鼓勵,他們的康復可能就不會這麼理想。」一位護理師(aka79019 2017)撰文說:「我們的辛苦,是太多人對專業的不尊重。」

 

不尊重護理師的專業不只是病患/家屬輕視護理師,連醫師都會不尊重護理師,這一點,本影片沒有探討到。傳統上臺灣人對醫師是相當敬重,醫師也自勉要仁心仁術,在醫療職場醫生的位階、收入都高於護理師,但是醫師和護理師各有專業理應相互尊重。賴其萬醫師除了發現到病患/家屬不尊重護理師,也發現,有些醫師也不尊重護理人員,「醫生常常是學校的高材生、聯考的幸運兒,家中父母引以為傲的寵兒,而一旦進入職場,有些醫生就難免產生『醫者獨大』的驕縱心理,而對共事的其他醫療團隊成員,未能給予他人應得的尊重。」

 

護理師的專業不受重視和性別也有很大關係,臺灣人早期的傳統教育是男生讀醫學做醫生,女生讀護理做護士。即使現代化的臺灣還是如此,筆者訪談的資深管理級護理師說:「很多女孩子讀護理系是因為小時候崇拜南丁格爾的,我長大以後要穿白色衣服,那是有憧憬的。」而這樣的憧憬進入醫療職場很快就破滅了。護理師進入職場需要懂得自我權益,成令方(2011)在〈護理職場中的性別關係〉ㄧ文中提出,護理人員在職場遇到性別議題困擾時,可以運用社會學家Raewyn Connell的「性別關係」:權力關係、性別分工關係、感情關係、符號文化論述的關係;將這四個性別關係面向當成工具用來分析自己和同事所處的困境,找出促進職場性別平等的策略。

 

本影片呼籲改善護理師的職場環境,最後,筆者添加三個意見。首先,拋棄「護理師就是要培養像南丁格爾(女性)一樣犧牲奉獻照顧病患的精神」的照護人員養成的舊觀念,重新以「護理師」為主體塑造醫護人員教育理念。其次,教育單位多鼓勵男性讀護理系、女性讀醫學系,以改善醫療體系男醫生女護理師男女二元分工之性別不平等現象。再者,醫師繼續教育的性別課程應加入如何尊重護理師。例如片中病患送禮給醫師時,醫師應該向病患家屬說:「我們的護理師很專業,將你/妳的家人照顧得很好,這禮盒應該給護理師。」然後將禮盒拿給護理師。醫師先尊重護理師,病患就會看見護理師的價值,進而尊敬護理師。

動動腦
  1. 教育界、醫療界如何改善醫療體系男醫生女護理師二元分工之性別不平等現象?
  2. 醫師對護理師的態度如何改善以達到提高護理師的尊嚴?
  3. 醫院如何提高病患/家屬對護理師照護專業的尊重?
參考資料
  1. 成令方(2011)。護理職場中的性別關係。護理雜誌58(6):11-15。
  2. 黃芷芊(2005)。SARS 時期護理專業人員的倫理困境。應用倫理研究通訊:34:15-25。
  3. 趙南柱(2018)。82年生的金智英,尹嘉玄譯。出版社:漫遊者文化
  4. 劉仲冬(1998)。《女性醫療社會學》。台北:女書。
  5. 賴其萬(2011)。對護理人員應有的尊重。自由評論網。https://talk.ltn.com.tw/article/paper/479620
  6. 盧孳豔 ( 2003 )。性 別、權利、與 SARS(專題報告)。台北市:私立 世新大學社會發展研究所。
  7. aka79019 (2017)。為何社會不能體諒護理師爭權益?護理師:我們的辛苦,是太多人對專業的不尊重。https://buzzorange.com/2017/04/19/nursing-division-working/
上版日期 109-06-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