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級:
性別映象 詳細資料
:::
影片名稱 酸甜家族 酸甜家族
導演 山本剛義
發行公司(單位) 飛擎國際
發行年分 2018 片長:80 分鐘
發行地 日本
主題分類 人口、婚姻與家庭
導讀標題 家族的傳承是「刻板」還是「希望」?
導讀者 李佩珊
導讀者單位 高雄市立左營高中
內容簡介

《酸甜家族》(日文片名:家族のはなし;英文片名:Family Story)是一部漫畫真人化的日本電影,改編自網路人氣翻書動畫,曾在第17屆「亞洲太平洋廣告節」中榮獲獎項,原本是2013年信濃每日新聞的特別企劃。原作作者「鐵拳」(本名為倉澄武文)本人即是一位很有故事的人,他的職業生涯有些崎嶇,雖然從小渴望成為漫畫家,但除了高中曾獲小獎之外,一直沒有代表作品。高中畢業後,他進入第二個夢想—職業摔角界,但很快就被改聘為裁判並從摔角界退休。後來,他加入了戲劇公司成為搞笑藝人,但未有很好的發展。2012年,他為了深夜節目素材製作手繪翻書動畫《鐘擺人生》(振り子),將鐘擺比喻夫妻關係的互動,並將鐘擺運動做為視點和時間流逝的象徵,將一對夫妻的一生,縮影化做五分鐘動畫。故事裡的這對夫妻,經歷了相識、結婚、丈夫事業低潮、妻子默默支持卻又病倒等種種難關,故事簡單而深刻,賺人熱淚。鐵拳的「復古」畫風很快引來人們的關注,瞬時從失意的「搞笑藝人」,一下轉型成了廣受歡迎的「手翻動畫藝人」,不僅幫MUSE等知名合唱團繪製MV動畫,還受到迪士尼電影公司邀請畫了「大英雄天團」(Big Hero 6)前導宣導動畫,《鐘擺人生》還於2014年翻拍成電影。

 

本影片《酸甜家族》是鐵拳作品翻拍的新作,敘述長野縣一對經營蘋果農園的夫妻(小林徹、小林愛子)以及他們的兒子(小林拓也)的故事,作品承襲作者一貫的清爽簡單風格,出場人物並不複雜。故事以倒敘法呈現,男主角在高中畢業後,考上東京農工大學農藝系。離鄉背井的他,一邊上大學一邊熱衷於組樂團演出,朝著專業樂手的方向發展,卻因此荒廢了學業,甚至被學校退學。故事的第一個場景從拓也搭公車返家開始,因為母親傳訊告知父親住院,讓他只好心不甘情不願地返家探望。母親委託拓也的同學明日香把他接回家,看到昔日的老同學已經在農會有穩定的工作,對比起自己的休學狀態,讓拓也不由得煩躁起來。再加上回到家之後,發現父親根本身體無恙,只是扭到腰去做健康檢查而已,更讓他的不滿情緒高張,挑剔父親說話的用詞過時,嫌棄母親炸肉餅用錯沾醬。事實上,情緒高漲的背後,是無法言語、無人知曉的內心徬徨。他有點明白,那個曾經用心也用力追逐的音樂夢想,已經越來越遙不可及。

 

接著,影片繼續倒敘著主人翁拓也的成長過程。兒童時,他圍繞著蘋果園一年一年地長大,父母微笑著看著他,充滿希望。青少年時,曾經的田徑夢因為受傷而夢碎,他初次面對人生中「想得卻不可得」的挫折,雖然當時父親鼓勵地說:「人生總有新的可能性」,但他仍過了許久才慢慢復原。好不容易在東京開始了新的人生,組了樂團,甚至也得獎並獲得唱片公司的簽約肯定,卻在發行兩張單曲後,因為發行量不夠高而必須解散樂團。看起來,主人翁一路經歷的挫折經驗,幾乎跟原作者本人一樣坎坷~喔,對了,影片中樂團的名稱叫做「超未來戰士」,根本也是作者本人的別號啊!

 

故事的轉折,從明日香同學鼓勵主角在學校四十年校慶時返校表演開始。原本抗拒返校的拓也,輾轉得知家鄉遇到風災致使蘋果歉收,而父親還努力將掉落的蘋果做成的蘋果汁寄給他。彷彿提醒著他:「蘋果掉在地上還是好吃,掉下來了不代表到此為止,還有重生的希望。」希望是行動的燃料,解散的樂團夥伴最後一次在校慶會場合體唱歌,他們唱著:「人生谷底奮力掙扎作出的曲子,雖然人生盡是無力改變的事,但我們還是要唱……」雖然夢想依然很遙遠,但主角似乎可以理解與靠近父母一點,不再處處不順眼。故事的最後,趕著搭巴士回東京的主角,手忙腳亂地把母親交付的點心盒子裝到袋子裡面。在車上整理東西時,意外的發現錯拿了一盒父親從他小時候開始收藏的圖畫、成績單、剪報。他也因此知悉,家人老早就知道他被退學,卻完全不加以責備;知道他有想要追尋的夢想,也不再勉強他接手經營家中的蘋果園。而在影片最後,他看到車窗外,父親以落果拼成的「加油」字樣,忍不住邊哭邊抱怨著:家人是一種麻煩的幸福。

性別觀點

一、誰來繼承家業?誰的家業?

 

這部電影的主軸之一,是小林家的蘋果農園。小林夫婦傾其畢生的努力,澆灌蘋果樹成長茁壯,並且靠著蘋果的收成養家並栽培孩子長大。對孩子拓也來說,父親三十年來一心一意只想到蘋果,連吃飯時都可以開玩笑說要出一本蘋果料理食譜,他無法理解父親對蘋果的執著。由此看來,蘋果農園是父親的家業,也是父親在意的事業,而母親扮演著支持家庭與照顧孩子的角色。影片裡雖然呈現了很傳統的「男主外、女主內」的家庭分工形式,但父親對孩子展現的溫柔與溫暖,倒是有別於父嚴母慈的刻板印象。

對主角拓也來說,繼承家業等於沒出息。他心中第一次萌生與父親對立的念頭是在中學遭遇田徑的挫敗時,當時他因受傷再也無法穿釘鞋參加比賽,父親卻幫他買了一雙種田用的雨鞋,對他而言很是諷刺。當下,他認定父親根本對他的人生沒有特別的期待,只希望他老老實實地繼承果園。這樣的認知,在他心中種下遠離家鄉的因子,他沒有繼承蘋果農園家業的意願,甚至曾經對父親說出「除了蘋果你懂個屁」這樣粗俗的話。當時,父親的回應是:「一輩子種蘋果不好嗎?」拓也並沒有認知到,父親的工作其實充滿了挫折,例如每逢天災就會直接影響到蘋果收成,讓一整年的努力付諸流水。童年的拓也,曾經撿起地上的蘋果起來咬一口,告訴父親即使蘋果掉在地上還是很好吃。此般天真無邪的回饋,是對父母親投入工作最真切的鼓勵。同樣的,當拓也經歷到各種挫折時,父親也扮演著樂觀或者默默支持的角色。或許,父親最能懂得堅持理想之珍貴與不易。

眾所理解,「家業」是家族相傳的事業。但是,每個人生涯志向或人生目標不同,家業真的可以相傳嗎?父母親以為傳承自己的事業給子女,真的是好的嗎?不過,本片不講大道理。看到最後,觀眾就慢慢理解了,「朝向目標努力」與「不輕言放棄」的人格特質,才是父親傳承給主角的家業。可惜的是,這部電影較著墨於父子的互動,母親的角色並未突顯。我想,普天之下的每位母親,在鏡頭之外也都有她們自己的人生。選擇聚焦於父子,則是作者或導演本人的經驗所造成的性別視野。希望,未來能有更多的母親能夠入鏡,敘說她們的故事。

 

 

二、男人的工作?女人的工作?

 

除了家庭事業傳承的議題之外,「工作」是這部電影第二個聚焦的主題。這部電影裡面有哪些人做了哪些工作呢?除了主角父母本身務農之外,還有同學明日香(女)在農會工作,鈴木老師(男)在中學工作,樂團的另外兩位成員後來也因為混不下去而開始穿西裝打領帶準備求職。事實上,性別刻板印象無所不在,當人們對工作懷有性別刻板印象時,不僅對女性不利,也對男性不利。例如本片的主人翁拓也遮遮掩掩且不向父母表述自己的音樂夢,顯示他自己似乎也認定樂手是一種較為不被認同的工作,這就是性別偏見或刻板印象的影響。許多工作都被賦予既定的性別成見,例如消防員是男人的工作,護士是女人的工作。當人們認為男性或女性較為適合某項工作時,會導致其對很多職業產生偏見,進而影響不同性別者之錄取、薪資、晉升或績效評估。

臺灣在民主化的過程中帶動了性別工作平權的勞動法制變遷,原有勞動體制中有關工作平權的設計與安排僅流於形式,例如早期《就業服務法》主管機關對違法設立單身條款的資方只能罰款三千元,或以往《勞動基準法》處以罰金的額度也僅於二千到二萬元之間,且無連續處罰的規定。隨著社會觀念的進步,立法院於2002年通過《兩性工作平等法》,於2008年更名為《性別工作平等法》,重視不同性別者的貢獻,將制度設計的更友善與積極正面,其總則第一條說明立法目的為:「為保障性別工作權之平等,貫徹憲法消除性別歧視、促進性別地位實質平等之精神,爰制定本法。」,對性別歧視之禁止、性騷擾之防治、促進工作平等措施等,有更為具體的作為。

雖然日本在1985年制定了《男女僱用機會均等法》,但是日本的性別平等狀況則顯然有待改善。以世界經濟論壇於2015年針對《全球性別差距報告》呈現十年內世界各國消除男女性別差距的情況來看,日本的世界綜合排名為101名,遠低於德國(第11名)、法國(第15名)、英國(第18名)、美國(第28名),與中國(第91名)、印度(第108名)、韓國(第115名)處於相同水準。根據該項調查,日本在「教育」和「健康」的性別平等情況並不差,但在「政治參與」與「經濟活動的參與和機會」則顯示女性的相對弱勢情況。由此可見,本片呈現的樣貌僅冰山一隅。而明日香同學能夠在農村獨當一面地工作,是本片作者對職業性別刻板印象的突破。

動動腦
  1. 回想一下父母親或家中長輩對你的期待?這些期待當中,是否有基於性別角色的刻板元素?你如何看待或是回應這些期待呢?
  2. 回想一下你最喜愛的電影,分析其中不同職業的性別角色及刻板印象。比較一下,不同國家是否有不同的職業性別觀點呢?
參考資料
  1. Arthur Sakamoto、川上桃子、王振寰(2017)。未竟的奇蹟:轉型中的台灣經濟與社會。臺北市:中央研究院社會所。
  2. 張晉芬、陳美華(主編)(2019)。工作的身體性:服務與文化產業的性別與勞動展演。高雄市:巨流。
  3. 畢恆達(2004)。空間就是性別。臺北市:心靈工坊。
上版日期 109-03-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