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級:
性別映象 詳細資料
:::
影片名稱 對換冤家(Changing Sides)
導演 芭絲卡布莎杜(Pascale Pouzadoux)
發行公司(單位) 海鵬
發行年分 2010 片長:93 分鐘
發行地
主題分類 人口、婚姻與家庭
導讀標題 性別角色互換的異想:重新省思陰陽同體的潛能
導讀者 趙庭輝
導讀者單位 輔仁大學影像傳播學系
內容簡介

當夫妻進行性別角色互換實驗時,會產生什麼樣幽默風趣的情況呢?安麗厭倦家庭主婦與兼差賣珠寶的沉重壓力,異想天開與擔任公司主管的丈夫雨果互換性別角色。她認為雨果因為工作對家庭與兒女極為疏離,於是決定挑戰異性戀父權體制習以為常的性別分工假設。雖然安麗與雨果對如何扮演相當陌生的性別角色鬧出許多笑話,但是卻能夠愈來愈得心應手。充分說明性別角色不是自然天生,而是後天文化養成的結果。在充滿幽默風趣的喜劇風格裡,重新省思無論生理男女,其實都具有陰陽同體的潛能,進而衍生出相當有趣的討論空間。

性別觀點

本片一開始就點出「婚姻危機」的敘事母題,交疊安麗畫內音與旁白,描繪她處理家庭瑣事與兼差賣珠寶筋疲力盡,還有安麗對雨果的敬仰與期待轉變成寂寞與怨嘆並心生厭倦,道盡女性對丈夫因為工作而逐漸遠離愛情、婚姻、家庭、照顧兒女的失望與無奈。安麗用字遣詞充滿女性語言與陰性氣質,特別是她形容雨果的陽性氣質和工作成就,都再現後天文化養成的男女兩元對立性別角色。而它們正是安麗決定挑戰異性戀父權體制習以為常的性別分工假設,並進行性別角色互換實驗的初衷。

 

雨果下班晚歸,抱怨家裡混亂不堪、安麗沒有做好家事,卻被安麗狠狠揍了一拳傷到嘴唇留下傷口。雨果無法理解努力工作讓安麗衣食無缺過好日子,為何她還是不滿意,遭到安麗反駁。雨果不經意說出想要和她互換角色,沒有想到安麗馬上答應,並要求他帶露薏看牙醫。被工作霸佔所有心思的雨果,急著接待客戶竟然將露薏遺忘在街頭。就在安麗打包行李帶著兒女準備離家時,雨果投降同意她性別角色互換的實驗,由安麗主外、雨果主內。

 

安麗邀請具有處理「婚姻危機」經驗的法警孔摩里,擔任她與雨果簽約一年的訓練者與諮詢者。孔摩里的說法相當有趣,他表示安麗與雨果「不僅僅是角色互換,而是交換男人和女人的天性」,雨果「要開始浪漫、跟著感覺走」,而安麗則是「要單刀直入、有征服慾望」。即使孔摩里的論調充滿生理決定論的嫌疑,然而卻也點出性別氣質確實是後天文化養成並可以互換的。當安麗與雨果面對海特與露薏解釋這個計畫時,遭到孩子的激烈反對。

 

性別角色互換的實驗開始進行時,安麗與雨果一直遭遇挫折。安麗求助孔摩里而靠著「喚醒體內男子漢」鼓起勇氣,只是她的兩性平權訴求立刻面臨全部都是男性屬下的挑戰。而雨果也是適應不良,他不會幫露薏綁頭髮,也忘記幫海特準備巧克力麥片。孔摩里來到家裡指導雨果,強調傍晚6點到8點「你潛在的母性要能一心多用」,為孩子準備晚餐、複習功課、幫忙泡澡、朗誦枕邊故事。而只有上班一天的安麗,則是在主管辦公室裡失聲痛哭。

 

雨果首次跟夏洛特到貴婦家推銷珠寶馬上嚐到失敗滋味,因為他根本不知道自己賣的是什麼,更不瞭解女性心理。求助孔摩里之後得到「前戲」的答案,就是喚起女性慾望甚至想跟他做愛。他在家裡聽著食譜做法,並晾完與摺好全部衣服。當疲憊的亞果想要與安麗說話時,她像將工作帶回家的男性一樣,根本不想理會雨果,如同雨果過去對待她的方式。這個轉變暗示安麗與雨果漸入佳境,安麗慢慢適應男性角色,而雨果則是完全融入女性角色。

 

性別角色互換會讓安麗與雨果遭遇挫折,是他們都對另一個性別極為陌生而不知所措。原因不在於生理性別性別,而是過去他們只有在完全不同的社會性別性別文化場域成長導致的結果。然而在安麗與雨果學會對立性別的生活方式與氣質表現之後,就「真的」互換性別角色。也就是說,生理女性安麗變成社會男性安麗,而生理男性雨果則是變成社會女性雨果。無論他們原本的生理性別性別是什麼,都已經成為兼具陰性與陽性氣質的「陰陽同體」主體。

 

性別角色互換的實驗開始漸入佳境時,安麗與雨果對目前性別氣質表現游刃有餘。亞東向安麗表示發現男性業務符尼克是對手公司的眼線,安麗立即召見符尼克並要求他繳交競爭對手詳細資料,她「單刀直入、有征服慾望」的犀利決定就像男性。同樣的,受到孔摩里啟發的雨果第二次跟夏洛特到貴婦家推銷珠寶,以閱讀小說的浪漫感受與女性客戶分享並引起共鳴而大獲成功,他「開始浪漫、跟著感覺走」就像女性。

 

亞東因為符尼克向安麗提出辭呈,結果安麗請他吃飯成功暫緩。她大吃大喝、手口並用的豪邁粗魯模樣如同男性,讓亞東驚訝萬分重新認識他原本知道的所謂女性。同樣的,雨果如同女性拿出照片向四個女性客戶介紹他的孩子,這個女性話題不僅引起她們的高度興趣,而且也博得客戶歡心欣賞珠寶。再次成功的雨果受到夏洛特青睞被她強吻、雨果也回應。兩人到達愛神旅舍卻無法發生性關係,雨果認為「其實情同姐妹」而只好穿著內衣褲自拍自娛。

 

這個轉折暗示性別角色互換的實驗已經前進到性慾議題。安麗提出租賃給家庭主婦器械並由帥哥操作人員到府服務,藉以開發潛在女性客戶。回家之後的她看到正在燙衣服的雨果從後面抱住挑逗他,如同丈夫正在向妻子求愛。被拒絕的安麗像是性慾強烈突然澆熄慾火的男性悶悶不樂喝著啤酒。在超市將信用卡刷爆的雨果如同妻子般向工作中的丈夫安麗抱怨,獲得在場所有女性掌聲,因為他說出作為妻子的委曲心聲。性慾變得異常強烈的安麗性侵符尼克得逞,因為她「正在體驗強勢『性』主導行為模式」,就像是男性對女性的性支配,並與變成女性不敢偷腥的雨果形成強烈對比。

 

雨果在跟孩子道晚安之後,安麗於臥房主動誘惑他發生性關係。她撫摸雨果身體的前戲挑起他的性慾,並採取女上男下掌握「強勢『性』主導行為模式」,安麗旁白「極樂啊!我是男人,雨果是女人。」充分說明性別角色互換不僅是後天文化養成的重新學習,而且也可以翻轉性慾結構的既有自然定律,將性別角色互換的實驗昇華到性慾的極致。

 

海特在教室亂塗鴉,校長邀請安麗與雨果到校會談。牆上到處充滿男女生理性別性別符號,海特對爸媽的激烈反彈表露無遺。校長表示海特說他沒有「真正」的爸媽,並認為這種情況與父母角色錯亂有關,準備將他退學。安麗開始對校長咆哮抗議,而雨果則是不斷道歉。讓安麗驚覺性別角色互換的實驗已經對海特造成重大影響,這個轉折讓安麗意識到她還是一個女性與媽媽,使得故事情節的發展急轉直下。

 

雨果與海特和露薏前往海怪島渡過暑假,安麗回到空盪盪的家裡,暗示被拋棄的她相當在意家庭生活而想回到女性與媽媽的角色。不久安麗想要知道他們的去處,此時雨果與海特和露薏在沙灘上玩得興高采烈。海特拒絕與媽媽通話,露薏只是稍微打聲招呼。安麗再次追尋,她丟掉高跟鞋瘋狂在海邊擁抱一雙兒女聽到他們大喊「媽咪」,並高興說「媽媽好想你們」,安麗以孩子為由向雨果提出停止性別角色互換的實驗遭到拒絕。

 

安麗只好去找孔摩里提出停止性別角色互換實驗的要求,也遭到他以合約為由拒絕,安麗決定「宣戰」。安麗耍心機賄賂工頭之後向雨果表示,必須換她監工為要搶回女主人的位置。她再跟亞東強調雨果已經變成女性,必須重回公司透過工作救他。安麗要求亞東說服雨果,然而他卻跟雨果說安麗與符尼克有染。雨果將安麗趕出家門,她的旁白「就像75%的女人反應一樣,雨果主動提出分居。而我像多數的男人,…被踢出家門。」

 

在夏洛特幫助下,雨果希望向安麗表白卻說不出話來。他要求安麗回家談話,安麗假裝在辦公室,然而還是答應回家。當雨果躊躇無法表達時,安麗突然看到他與夏洛特只有穿著內衣褲的自拍照。雨果在安麗背後說出「我愛妳,我想妳,對過去發生的事也很後悔」,而安麗則是回答「我也是,我也很遺憾」並轉身快步離開。

 

因為女性客戶誣告性侵而可能被起訴的雨果被抓到警局,無法與他談話的安麗竟然跑進警車,並以大聲公向他喊話「…你真的有必要和夏洛特上床嗎?…我好想你。…角色互換是我的主意,那是因為我以為你過的比我好。…你才是我想要成為的女性,我現在才真正明白,我需要你。…」破鏡重圓的安麗與雨果最後都回歸他們原本的性別角色,然而經過這次驚天動地的實驗,卻已經充分說明生理性別性別並不能決定社會性別性別,男女雙方都擁有表現對立性別「陰陽同體」氣質的潛能,同時也能夠昇華到性慾的極致。

動動腦

1.你贊成性別角色互換的實驗嗎?還是已經在家庭生活中改變傳統的性別分工呢?

2.你同意男女雙方都擁有表現對立性別「陰陽同體」氣質潛能的說法嗎?為什麼?

3.你贊成安麗變成性慾強烈的男性嗎?而雨果變成不敢偷腥的女性嗎?

參考資料

蘇晴譯(1994)。《男女大不同》。台北市:生命潛能文化。

顧燕翎主編(1996)。《女性主義理論與流派》。台北市:女書文化。

上版日期 108-07-23
你或許也有興趣知道